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人流生殖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6:01:5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人流生殖医院,宁波华美医院妇科信誉,慈溪哪家做无痛人流医院比较好,慈溪那些地方可以做人流,余姚人流哪个医院做的最好,奉化好的做人流的医院,北仑微创人流需多少钱

  

民警根据老人的回忆查找监控

  

卢定芳和老伴给民警送去锦旗

因为不慎将装有4000元现金的挎包遗失,找回的希望渺茫,父母都十分难过。乐山市民卢乾勇决定导演一场戏——自己掏4000元钱,请民警帮忙说钱已经顺利找到,把这钱交给他父母。民警被感动,答应尽最大努力帮忙寻找,实在找不到再帮忙演戏。幸运的是,钱真的被找回。得知真相后,卢乾勇的父母也被儿子的一片孝心感动。

精心“编排”

先按正规流程走 再称钱找到了

4月1日早上8点40分,卢乾勇带着父母来到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彭山路派出所报警。“前一天上午,我父母乘坐出租车时,不慎将挎包遗失在车上。”卢乾勇告诉值班民警李继林,“挎包里有两个水杯和4000元现金,希望你们帮忙找找。”

趁父母没注意,卢乾勇将李继林拉到一边,小声地说,“警察同志,求你帮个忙,好不好?我知道这个包找回来的希望太渺茫了,我父母都是农村出来的,4000元也不是小数目,丢了钱一直很自责,我不想他们再伤心下去。”卢乾勇说,“我恳请你帮我演一场戏,等会我悄悄给你4000元钱,你就说钱找回来了,把这钱拿给他们。”

话音刚落,卢乾勇就将早已准备好的4000元钱,硬塞到李继林手中。从农村出来的李继林被卢乾勇的孝心所感动,他说:“好,先帮你保管着这笔钱,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帮你找,实在找不到再帮你演下去。”

“如果找不到,过多久把钱拿给他们?”李继林问,“一个多小时后怎么样?”

“不行,时间太短了,怕他们怀疑。”卢乾勇建议,先按照正规流程来,帮助他们找一下,等到下午再打电话通知他们,说钱找到了,喊他们带身份证来领钱,还要打收条并签字,“整正规点,这样才演得像。”

不用演了

民警找回挎包 父母终露笑容

刚值班熬了一个通宵的李继林原本9点换班,但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老人伤心的表情,他决定先配合卢乾勇将这出戏演完,再回家休息。

“老人家,你再详细回忆下当时的乘车路线,丢失的挎包里有哪些物品?”按照程序,李继林首先对丢失物品进行了接处警登记,然后开车载着卢乾勇和父母到公安分局开具介绍信,再前往乐山市运管局出租车管理科,调取车辆GPS监控。

4月1日10时许,卢乾勇的父母乘坐出租车从乐山市人民医院前往慧园街。在运政人员的协助下,李继林认真分析该时段和路段每一辆出租车的运行轨迹,最终确定了五六辆可能性最大的出租车,并开始逐一联系。

当李继林联系到出租车司机陈师傅,询问其是否捡到一个挎包时,陈师傅当即表示3月31日中午确实捡到了一个挎包,里面有两个水杯,由于当天休息,还没来得及将包交到公司。“两个水杯,应该就是这个包!”李继林赶紧载着卢乾勇和其父母去找陈师傅。

12时20分许,从陈师傅手中拿回挎包后,卢乾勇的母亲陈冬莲赶紧翻开包包的夹层,发现4000元钱还在里面,一分不少,两位老人终于露出了笑容。李继林也悄悄将之前保管的4000元钱还给卢乾勇,小声地说,“不用再继续演戏了。”

“演戏” 幕后

父母的心痛

父母丢钱后,卢乾勇在小区的楼下碰到母亲陈冬莲坐在小区椅子上不停地抹眼泪。

陈冬莲半夜爬起来,一个人到客厅里来回走动。卢定芳也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现金丢失后 母亲抹眼泪 父亲睡不着

今年80岁的卢定芳是乐山市马边县荍坝乡龙桥村人,老伴陈冬莲也已79岁。乡下条件艰苦,大儿子卢乾勇和二女儿卢乾碧便将老两口接到了乐山城里居住。3月31日上午,卢定芳带着老伴去乐山市人民医院治疗口腔溃疡。

坐出租车回家后,陈冬莲才发现随身携带的挎包不见了。包里有两个水杯,卢定芳安慰老伴,杯子丢了就算了。但半个小时后,陈冬莲突然想起,之前将4000元钱放在一个包包的夹层里,但她不记得到底是哪个包。

听闻此事后,二女儿卢乾碧赶紧帮助母亲一起找,但是翻了家里几个包包后,都没找到4000元钱。陈冬莲慌了,她确定4000元钱就在丢失的那个挎包夹层里。

“我安慰她,她也不说话。”卢定芳给儿子卢乾勇也打了电话。卢乾勇在电话里安慰了一番母亲,让父亲去运管部门问问,并去派出所报警。“老伴一下午都没怎么说话,连晚饭也没吃。”卢定芳说。

当天下班后,卢乾勇迫不及待地赶往二妹的小区。“我知道老两口一定很伤心,肯定要先劝劝他们,千万别气出病来。”没想到,卢乾勇在小区的楼下就碰到了母亲,“当时她坐在小区椅子上,在不停地抹眼泪。”看到卢乾勇来了,陈冬莲赶紧挤出一丝微笑,但还是被儿子识破。这一幕,让卢乾勇感到十分揪心。

对于农村人来说,4000元钱并不是小数目。当晚睡下后,陈冬莲半夜又爬了起来,一个人跑到客厅里,不停地来回走动。其实,卢定芳也翻来覆去睡不着,“我能理解老伴的心痛,我也很心痛,但是我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啊。”

儿女的孝心

卢乾勇和两个妹妹凑钱,“她们各出1000元,我出2000元。”卢乾勇说。

“我只想他们尽快结束这悲伤,回到正常生活中来,可能‘演戏’是最快也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兄妹一起凑钱“演戏” 只为不让父母伤心

卢乾勇知道,要是自己直接拿钱给母亲,她肯定不会要。“其实,在来的路上,我就已经想好了请民警帮助演戏的计划。”卢乾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在将母亲扶上楼后,他就已经开始在实施了,“要先铺垫啊,我不停地安慰父母说,现在还是好人多,而且到处有监控,明天去找民警帮忙,包包肯定能找回来。”

4月1日一大早,卢乾勇揣着准备好的4000元钱,开车去接父母。同时,他也悄悄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二妹和远在巴中的三妹。“听了我的计划,她们也很赞成,都想出一份心意,她们各出1000元,我出2000元。”卢乾勇说,当时他和两个妹妹都约好了,这个秘密将永远不会告诉父母。

“当时我觉得找回包包的希望真的很小,但看到父母那么伤心,我只想他们尽快结束这悲伤,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,可能‘演戏’是最快也是最好的选择。”让卢乾勇意外的是,没想到民警很给力,真的把包找回来了。

不过钱找回来后,看到父母太高兴,三妹、二妹不小心说漏了嘴,将这个“演戏”的计划和盘托出。“谢谢子女们的孝心,但如果知道是他们自己拿的钱,肯定不会要。”卢定芳表示,假如是警察帮着演戏,把钱拿给他们,他们肯定就相信是真的了。4月4日,卢定芳和老伴给李继林送去了一面锦旗,感谢他帮忙找回了钱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那边做人流技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