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重点人流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6:10:2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重点人流医院,慈溪人流哪家医院比较好,余姚现在做无痛人流多少钱,奉化的无痛人流医院哪家好,余姚妇科哪家医院好,奉化做人流好的人流医院,华美医院做人流需要多少钱

  从西南到东北,西苕溪腰肢舒展,流贯安吉。

  111.4公里长的主流水道,蜿蜒曲折,绕得出安吉,却绕不出一个人的名字。他是谷红卫,安吉县水利局原总工程师。县域内,几乎所有水利工程,都留有他的足迹。

  有人说,他是“匠人”,对工程项目,精益求精;有人说,他是“全才”,建得了水库,也算得清账目;有人说,他是“老大哥”,不端架子,常跟小年轻说笑谈心;还有人说,他是“安吉水利的灵魂人物”。

  但如今,这个常年奔波在水利建设第一线的人,已永远沉睡。今年2月10日,谷红卫因积劳成疾,不幸病逝。3月,安吉县委追授他“县级优秀共产党员”,并号召广大党员干部学习他的先进事迹。

  生死茫茫,他却仿佛不曾走远。他是水库蓄起的每一滴水,是水电站点亮的每一缕光,是防洪堤下游百姓心中的那份安全感。

  谷红卫,一直在守卫。

  哪里有需要,他就在哪里

  在安吉,最大的赋石水库能“揽住”2.18亿立方米水量;水利人的一辈子,能承载多少使命?

  2016年国庆节,谷红卫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他的假期生活:“一号值班,二号晚上大雨又到防办,三号防汛视频会议,五号绩效评价准备会议,六七号省厅绩效考评,2016年国庆长假就这样了,感觉特别充实!”鲜有人知,此前他为抗台已3天不眠不休。

  县水利局计划建设科科长程平很佩服老谷,“能吃苦,还从不喊苦。”

  干事的劲头,谷红卫从入行第一天起就铆得足。1987年,他从浙江水利水电学校毕业,是当时少有的专业人才,也是最能“扛”的那个。

  磻溪电站渠道漏水、坍塌,颠簸着赶到现场,连夜重新设计图纸的,是他;圣地电站发电机组和水轮机组无法安装,一夜未眠核查到底的,是他;重启赋石渠道时,半个月内担纲渠道高程测量的,还是他。

  “派活时,他从不推。”谷红卫的“师父”、安吉水利水电勘测设计所原所长戴达华说。

  人都说,谷红卫小腿上没一处好皮。那些抹不去的疤,是无数次野外测量的印记。

  1997年,马峰庵电站项目启动。海拔600米的大山深处,没路也没住处。谷红卫主动揽下勘测的活,带着设备,头也不回地进了山。15天后,瘦脱形的他回来了,“攒下”厚厚一本测量数据和满身蚊虫叮咬的伤疤。

  谷红卫入行的30年,正值安吉水利事业的快速发展期。活多人少的状况,一直没有改变。

  (下转第二版)

  (上接第一版)

  “老谷,凤凰水库要开工了,你技术精、有经验,所以组织考虑,让你负责工程建设。但县水利局农村水利工程管理所那摊事,你也得顾。”

  “行,我服从安排。”

  2002年,凤凰水库工程启动。也正是那年,妻子邱水娥发觉,老谷突然老了。兼任农水所所长和凤凰水库建设指挥部工程部副主任,老谷要管全县农村水利工程的建设、管理、验收,要管凤凰水库、移民安置小区、库区道路的建设,还要管与省设计院的对接。

  那3年,家里饭桌旁谷红卫的位置总是空着。他是儿子、是丈夫、是父亲,却更是披星戴月的夜归人,是常常后半夜出发的“救火队员”。

  任务繁重,但项目管理的标准,他绝不放低。凤凰水库蓄水验收质量评定中,单元工程合格率达100%,未发生质量事故和人身伤害事故。雪白的水花欢腾翻滚,站在一边的谷红卫,削了脸颊、白了双鬓。

  赋石渠道、会龙桥电站、龙王庙电站、坎石电站、凤凰水库……“安吉哪个水利工程没留下他的足迹?找不出来。”与谷红卫同事30年的县水文站党支部书记杨绍征说。

  他总那么忙,见面要“挂号”

  西苕溪发源于安吉县永和乡狮子山,以西苕溪大桥为界,南段流经山区,水流湍急。匆匆,是山涧中的西苕溪,也是谷红卫最常见的工作状态。

  同事们说,老谷很忙,最早造凤凰水库时忙,担任老石坎水库管理局局长时忙,当上了总工,还是忙。

  在县水利局计划建设科祁凯的眼里,谷红卫的办公室像极了大医院里的“专家门诊”,离上班还有半个多小时,办公室外就已站了不少人,排队跟他讨论方案、请教业务。“过了8时,就很难在办公室找到他。要么出去开会,要么去工地现场指导工作。”

  县水利局农村水利工程管理所,由谷红卫分管,但所长胡凯告诉记者,因为谷总太忙,所以见面也得“挂号”——“提前和谷总对门的同事打好招呼”。听见一声“谷总回来了”,便小跑着赶去。

  30年来,无论深夜还是清晨,只要有突发险情,谷红卫总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最需要他的地方。“五水共治”工作启动后,他的步子更加匆匆。

  胡凯记得,2015年6月的一天,沙河与梅溪交界处的闸门因被树枝堵塞,无法打开,连日暴雨导致水位迅速上涨,情况危急。闻讯后,谷红卫立刻赶往事发地点指挥,排除险情。回到家时,已是凌晨3时。

  2016年12月,谷红卫被确诊为肝癌晚期。而发现病情的前一天,他还在开会讨论苕溪清水入湖的后续工作。次日,他仍作为组长参加了孝丰油车水库、孝源回车水库的安全认定会议。

  一颗止痛片不够,就两颗;半躺、侧卧、站立,不断更换姿势;握着鼠标的手,痛得微微发颤。“怎么办,我这次真是不够认真!”连夜审完所有高工职称评定的材料,谷红卫却很自责。病床头的氧气瓶咕嘟咕嘟地冒泡。病床上,谷红卫与时间赛跑,竭尽全力。

  “到时候我回来再……”,同事们回忆,这句话,病中的老谷说得最多。但最终,还是等不到他回来。

  干净做人,更要干净做事

  西苕溪穿过安吉,由北部小溪口出境进入长兴,交界处断面水质为Ⅲ类,清洌可鉴。干净,是护下的这片水,也是谷红卫做人做事坚守的底线。

  在安吉,谷红卫管着的“钱袋子”,若论大,绝对挤得进前三。近5年,安吉县水利建设总投资已逾20亿元。

  “公私两个口袋,得分清。”手握“大权”的谷红卫,从没让亲戚朋友“沾过光”。

  有恩于邱水娥的一位老者,托她为无法通过验收的水利工程“说好话”。未入正题,谷红卫听出端倪,转而给妻子上起了课,“质量问题绝不能通融。”

  自家有困难时,他没有因为往返取药不便,就向单位借车;但当单位遇到资金问题时,他却掏出了自己的积蓄。

  为安抚职工,爱面子的他不得不向同学、朋友伸出借钱的手;数额不够,就咬牙抵押了自家的房子。管理局遭遇资金问题,他又让妻子以个人名义帮忙贷款。

  想起曾经的老领导,不少职工仍心怀感激。“我们的日子好起来了,可谷局一天福也没享到。”

  又到丰水期,安吉水利人又奔波在山塘、水库除险加固的第一线。只是,再也没有了谷红卫的身影。

  “你到底值不值得?”

  “值得。只要别人需要你,就值得!”

  青山巍巍,溪流汩汩,这里的山会记得,这里的水会记得,这份克己奉公,这片万千深情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余姚人流哪些医院好